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设计> 规划设计

纽约托腾堡公园

日期:2015-04-22  来源:《风景园林》  作者:辛旷

纽约托滕堡公园坐落在东河和长岛海峡交汇的一个半岛上——位于纽约皇后区外缘。这里曾是一个不规则的阅兵场:废弃的炮台,砖砌的营房,以及有着巨大白色圆柱门廊的殖民地复兴式优雅的房屋。建筑和周遭的场地大多被设计成满足过去一个半世纪不同军事设施的需求。除了房屋看起来仿佛可以直接用于布置《乱世佳人》片中的背景而富有时代的色彩,场地的自然丘陵地形也便于观赏周边水道的壮观景色。

进入公园后,沿着蜿蜒的柏油马路,经过一个棒球场和一些绿篱后,你会看到一个长200英尺的大土丘,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史前印第安部落遗迹。这就是在刚过去的春天开放的托滕堡公园北区,由南希·欧文斯景观和城市设计工作室设计。

这片区域占地九英亩,位于托滕堡公园内的一个大草坡上(欧文斯还为大托滕堡公园设计了一个总体规划),它将几种当代抽象的大尺度景观形式引入历史悠久的景致之中。在土丘顶部,游客可以直接看到山下的长岛海峡,欧文斯说这是有意设计成类似坟冢的样子。山坡下面是一系列小的隆起平台,环绕着许多带状曲线种植的柳枝稷及修剪整齐的草坪。在公园的一侧有一个一英亩的生物沼地,沼地中的乔木、草本植被和灌木掩映着消防车停车场和三座孤零零的Capehart式房屋。(译者注:20世纪50年代为适应二战后士兵返乡的居住需求而大量建造的混凝土和砖贴面结构房屋,由于相关法案由印第安纳州议员Homer Capehart起草,故以其名字命名)。


夏日周末的午后,参观托滕堡公园的人们多会在历史建筑物前或在阅兵场上徜徉,而不是到北区里游玩。约翰·阿诺德——一位因使用半山腰的洗手间而停留的骑行者——这位北区屈指可数的到访者对那个坟冢和高大的柳枝稷印象不佳,这里像是草地版的越战纪念碑公园。尽管他早就厌烦了这里以前大量的硬质铺装和乏味的Capehart住宅,阿诺德还是觉得现在种植的柳枝稷也有碍长岛海峡的美景。


北区公园是通过营造乡土植物来重塑场地的生态,这使得它得以入选SITES试点项目。场地曾有道路、停车场和19Capehart式建筑—— 这些房屋的拆迁花费了公园的设计施工预算的一半。而如今超过200棵树木和大量草本植物已使这一地区得到彻底的转变。而植被茂密的生态沼地也可以吸收往日直冲长岛海峡的雨洪径流。

抽象的景观形式让人想起大地艺术运动和罗伯特史密森的作品,而它们的名字则体现其设计意图。穿越整个场地带状种植的柳枝稷被命名为移动的海岸线,除了暗合托滕堡不规则的海岸线外,植草还有意沿场地上等高线的变化栽植 ——坡度陡的地方带状植草就窄,而在地势平坦的地方则较宽。 “坟冢的正式名称叫国王炮台,它记录着1871年建成有30门大炮的原国王炮台的位置。人工切出边坡和大尺度的土丘可以唤起对托滕堡故垒的联想。不过,旅客们要么得凭直觉理解,要么读过公园相关的文章,才能理解国王炮台丘移动的海岸线的代表着什么,因为场地里没有能让人辨别这些地形的标识。

你肯定不会知道,北区公园曾经是一个综合军事住宅和交织的道路,并不断向长岛海峡产生污染地方,南希欧文斯工作室的设计无疑改善了北区公园的环境。尽管如此,相对于传统公园,这里更像一个巨大的大地艺术作品。当然,作为公园,北区要是能吸引游客才算是成功。现在还难说。

原文链接http://www.youthla.org/2012/02/civilian-control/


                 
主办: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71860号
地址:三里河路13号建筑文化中心C座6001室  电话:010-88084198  传真:010-88082100  电子信箱:chsla@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