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国家园林> 世界园林

中日皇家园林造园手法比较

日期:2015-08-25  来源:《园林》  作者:刘庭风

 

    我们首先肯定日本皇家园林是中国山水园的一个分支。然而,日本的皇家却因权杖尽失帝位受窘,于是,在园林的表现技法上出现了与中国皇家园林不同的内容。这些技法实现的结果是:对尘世喧嚣的厌倦和逃避,对大将军的跋雇的愤恨和无奈,对皇权旁落的失望和企盼。爱恨交加,得失难计,成败难料,在园林中皆有表现。可是,在中国园林中,皇家地位的尊贵是不可动摇的。于是,在园林中表现为淋漓尽致的施展和不择手段的追求。

    在风水与选址上,中日两国的皇家园林都是占尽了风水宝地。中国的如承德避暑山庄,东北来水,东南积水,东南流去,西北高山。山是昆仑的代表,是玄武的象征,水是青龙和朱雀的象征。日本的后尾上皇的水无獭殿庭园有两条河流一东北而来,一西南而来,汇于东南角,而后流走。北面有百山作为坐山,堪称一大风水宝地。在园林内部,也是仿照风水的格局,进行东、南、西、北的四围山的堆叠。前为案山,后为坐山,东为左辅,西为右弼。四围山之中是地势低下的盆地。于是,在此盆地中积水为池,以象朱雀。早在平安时代的橘俊刚在他的《作庭记》中就有了风水理论的表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在山水格局上,中国皇家园林采用的是山型的山水园风格。以山为主,以水为辅。讲究智水与仁山的结合。以仁为主,以智为辅也是中国人的道德观。于是,园林中必有堆山,山体高大。以山上的主体建筑为视觉中心,以水中的小岛为构图中心,采用两心合一。而日本皇家园林在进入近世(桃山时代与江户时代)以后,园林的轴线构图变成了以水池为中心的构图。这一方面表明了日本皇家园林的水型山水园风格,也表明了日本园林采用智水为主,仁山为辅的道德观。中国皇家园林山水格局的兴奋点在山上,而日本皇家园林山水格局的兴奋点在水上。

    在一池三山上,中国皇家园林直至清代也还在运用。如颐和园的三个大岛和三个小岛都是一池三山的规制,另外,静明园玉泉湖中的一池三岛也是严格的传统之制。在日本的皇家园林中,一池三山大多演化为一池多山。如桂离宫的一池五岛、仙洞御所的一池五岛、京都御苑内的一池一岛。但也有一池三山的,如修学院离宫中上御茶屋中的浴龙池中的一池三岛。

    在轴线、对称和中心上,中国皇家园林是坚定不移地走轴线与对称的道路。如颐和园,从后山的北宫门到风景中心的佛香阁,以至昆明湖的凤凰墩,是一条明显的轴线。同时采用轴线与对称的有坤宁宫后面的御花园、慈宁宫花园、宁寿宫花园等。而日本的皇家园林在平安时代有一段轴线和对称的历史,即寝殿造园林。如桓武天皇的神泉苑、磋峨天皇的磋峨院庭园、鸟羽天皇的鸟羽殿庭园等。从南门、水池、石桥、中岛、石桥、广庭,到寝殿是一条南北轴线(有时非南北)。镰仓时代以后,寝殿造园林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发展了书院造庭园。书院造园林是以水池为中心的园林形式,而非轴线式园林。放弃轴线是园林日本化的表现之一。因为水和岛是日本园林的造园环境本质。

    在分景与围合上,中国皇家园林采用实墙厚墙和高墙的形式。如北京皇城内的园林,每座园林都有高高的城墙围护,北京外的承德避暑山庄也是如此。也就是说中国皇家园林的围合是把墙当成安全的城墙来设计。而日本皇家园林的围合一般是用低矮的实墙,或是用木质的板条、竹篱来围合,如桂离宫的桂垣和竹垣。看来,日本皇家园林的围合是用自然的材料采用编织的方法,形成一条视线的屏障,而不在于安全的防卫上。

    在框景、对景和漏景上,中国皇家园林运用得非常之多。框景一般用窗框来实现,对景一般是用山水之隔来实现,漏景是用游廊来实现。而日本的皇家园林则用得较少。对景还是有用的,但是,框景和漏景是少用的。这也与日本园林建筑的构成有关。茶室建筑开窗较少,内向为主,不图对外的沟通。比较上看,中国皇家园林的诗画意味较浓,处处以尺犊入画为上品。而日本园林的禅味较浓,欣赏园林的欢乐较少,而在于领悟自然的真啼和神佛的启示。

    在借景和缩景(指缩仿异地景观)上,中国皇家园林运用得很多。借景的如顾和园借西山,北海借景山。缩景上,不仅秦始皇有写放六国宫室于北阪上的历史,而且清代的雍正和乾隆的圆明园有十余处的缩景。苏州的狮子林在皇家园林中竟被缩仿三次。日本皇家园林借景用得很多,如桂离宫筑山上赏花亭的前身就是为借景而设,另外,修学院离宫也是借景比睿山,岛中有穷邃亭之制。在缩景上,日本皇家园林没有中国的皇家园林那么多。如桂离宫中有天桥立一景是缩仿异地之景。

    在道路上,中国皇家园林少用飞石、步石的做法,而是采用砖、瓦、石等材料的拼花。以人工的陶制砖石为主,以自然的山石为辅,运用图案构成的方法,是中国皇家园林在园路上的特点。而日本皇家园林的园路一般多用飞石、步石等块石来规范人行的步伐。许多禁忌是与功用和宗教有关,而较少美学上的人工拼花。

    在植物对比上,第一是日本皇家园林植物用量较大,绿化覆盖率较高,故园林显出自然之中见人工的效果。而中国皇家园林则相反,显出人工之中见自然的效果。第二是在植物种类上,中国皇家园林喜欢的是四季的植物、开花的植物。如岁寒三友和花中四君子。对春之桃、夏之荷、秋之枫、冬之松,都有同样的爱好。这是一种儒家思想的中庸之道的表现。而日本皇家园林喜欢的是春秋的植物、落花的植物。如春之樱,秋之红叶。与落花流水相反的是在水中设岛,形如龟、鹤,上植松树,以求长寿。第三是在修剪上,中国皇家林喜欢的是自然形态的树,而日本园林喜欢的是修剪的树。树不管大小,都进行了修剪。

    在用石上,表现为如下几点:第一是用材上,中国主要有湖石和黄石两种。日本则以京都一带的鞍马石、纪州一带的青石为主,在冲绳一带还有类似中国湖石的水溶式石灰岩。第二是石形上,中国选石在湖石上以透瘦皱漏为上,而日本园石则以方厚墩实为上。第三是置石方向上,中国皇家园林以竖向的高耸为上,表现中国园林的山型特征。而日本皇家园林的置石以横向的平伏为上,表现日本园林的水型特征。第四是用上,中国皇家园林一般只用块石堆出,而日本皇家园林从大到块石堆山堆珑,小到玉石铺岸。故日本皇家园林的用石方法较广。

    在建筑上,表现为如下几点:第一是类型上,中国皇家园林以殿堂为主,亭台楼阁为辅。日本皇家园林以书院建筑群(平安时代以寝殿)为主,茶室建筑为辅(也有分茶亭茶楼等)。中日皇家园林中都有宗教建筑,而且在园林中占有很大的一部分。这一点与皇家积德求寿有关。如中国北海的阐福寺和极乐世界,日本修学院离宫的林丘寺。第二是建筑的布局上,中国皇家园林建筑以中轴线对称为主,而日本皇家园林则自平安时代对称式的寝殿造建筑以后,越来越走上中心水池的自由布局道路。第三是中国皇家园林建筑较为华丽,日本皇家的则很朴素。不管室内外装修上还是梁枯构架,都显出了朴素的风格。第四是建筑的数量上,中国皇家园林的建筑密度大,而日本皇家园林的建筑密度小。第五是单体建筑的构图上,中国皇家园林采用中轴、对称的格局。如颐和园的前后山建筑群,以佛香阁为中心,以中轴线为对称轴。而日本皇家园林采用不对称、无中心的格局,如桂离宫的书院建筑群是雁行布局。第六是体量上,中国皇家园林的体量较大,如颐和园的佛香阁和承德避暑山庄的淡泊敬诚殿。第七是桥梁,中国皇家园林用石拱桥多,而日本皇家园林用木桥、土桥为多,拱桥曲度很小,风格一与中国的迥然不同。第八是在四季似比仁,中国皇家园林的建筑是冬天建筑的风格,而日本皇家园林建筑是夏天建筑的风格。


                 
主办: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71860号
地址:三里河路13号建筑文化中心C座6001室  电话:010-88084198  传真:010-88082100  电子信箱:chsla@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