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科前沿>

不可失缺的传承 ——风景园林专家纵论学科建设

日期:2015-03-11  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者:

  随着整个社会环境意识的提升,风景园林事业不断发展壮大,也为风景园林这个古老的学科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带来了发展的机遇。同时,在前行的道路上,风景园林学科也遇到了不少困扰。学科名称之争,“景观设计”能否取代“风景园林”;传统园林日渐受到冷落,中国古老悠久的园林艺术何去何从;风景园林学科设置混乱等等问题,引起了业内众多人士的深思。近日,在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与本报共同召开的风景园林学科发展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充满了忧患意识,积极为风景园林学的发展进言献策。下面撷取专家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编者

学科命名:“风景园林”还是“景观设计”

周干峙  两院院士、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理事长

  随着经济社会和科学技术的发展,风景园林事业正面临着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首先要加强学科的建设,加强学术研究工作。学科的发展要讲求学科体系的发展,形成学科集群,发挥专业和综合的作用。经过多年努力,风景园林已和城市规划、建筑学并列作为大建筑学科的三大分支之一。在专业技术职称方面“风景园林师”也继“城市规划师”之后即将被审定,风景园林行业发展的条件很好,主观的努力似乎显得更为重要。前一阵风景园林业内有一个学科名称之争。分歧是允许存在的,因为只有存在分歧,才能发现自身的不足,从而更好地发展。但是,前提是弄清自己的工作重点,不能影响整个学科的稳定发展,要对事业的发展有利。风景园林这个词早就出现,并用来命名我们这个学科。我国的行政机关也一直在使用这个名称,多年以来形成的传统,已经形成了一套分工明确、相对稳定的系统,国际上也有共识,有没有必要改变它?我认为内涵可以拓展,但学科名称不一定改变,这方面先例很多,我们没必要以不断更名来推动工作。我们应该继续用“风景园林”这个专业名称,努力工作,让这个学科在社会生产中发挥出更多的力量,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不少学科都是在不断发展、不断改变中发展壮大的。如,建筑学就是在不断变化的。最早的时候,建筑是与雕刻合在一起的,也不存在园林,那时艺术家与建筑师是互通的。可现在,艺术家与建筑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重要的是内涵,内涵要扩大,行业工作要理顺。目前关键的任务还要加强学术工作,加强工作力度,少搞一些不影响大局的名称之争。

曹南燕  建设部城建司园林绿化处处长

  风景园林学科的发展与我国教育、风景园林行业的发展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它的发展是非常迫切和需要的。这个学科的发展首先要从教育开始,全国各高校中到底应该怎么开设这个学科,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关于这个学科的名字,有些人说用景观学,有些说用风景园林学,林业院校开设的是风景园林学园林专业,但目前,已经有些院校取消了这门学科。我们怎样做才能使原来就有的风景园林学坚持下去,这是非常紧迫的问题。教育部马上就要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建立注册风景园林师制度的工作也在进行,我们业内专家要统一思想。大家的目的都是要把我们的这个学科发展得更加好,促进行业、社会的发展。

王绍增  《中国园林》副主编

  近来,有些人把风景园林学用景观学代替,把老百姓的思想给弄乱了,带来的危害越来越大。如果用景观代替风景园林将把行业引入一个“歪”的方向,那就是只顾眼球。在《辞源》里,没有收录过景观一词,解放后出版的《辞海》才有了对景观的解释,基本认定是个地理学名词,指一种客观事物。英文Landscape的含义是视野中的一片土地。Land是一块地,-scape一说是源于-scope,反正是“看起来”或“样子”的意思,也就是景。在scape前面加上land,硬译成大地景观或是地景是比较准确的,翻译成风景就生动起来了,兼具信、达、雅的味道。当我们跟随日本把landscape不准确地翻译成景观时,就只剩下词尾scape,丢掉前缀的land,必然会带来一些后遗症。例如把海洋景观等硬译成sea-landscape,岂不贻笑大方。   

孙筱祥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

  学科问题是一个科学问题,必须要坚持真理。风景园林学科的发展分为两个时期,18世纪以前就叫做风景设计,风景的概念要比景观大得多,景观主要指视觉,指的是大地规划。而风景则不同,内涵要大得多,指风光、风貌等等。风景园林学科讨论的是:土地利用、大自然资源的经营管理、农业地区的变迁和发展、大地生态。用景观设计来代替风景园林大可不必。有的学校叫“地景”,没有“地景”这个词,是为了商业行为标新立异,学术界就不要新搞名词了。建设部设有风景处和园林处,日本一直叫造园学会,韩国也没有改变名字,名称对具体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中国还叫风景园林学会。

王向荣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院长

  社会发展得很快,学科必要扩展。目前,我的体会是缺少大学的学科地位。我们园林系的学生现在挂靠在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本科生毕业时的毕业证都是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教师申请课题也是城市规划与设计,于是面临的外界问题很多。最大的问题就是要有一个本科的、工科的专业,专业叫什么名字,“风景园林”可能有相当大的难度。

杨锐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副主任

  在清华内,对名称也有很大的争议,吴良镛先生就希望叫“地景”,我很理解老人家的观点,他认为我们这门学科,是自然与艺术的结合、是宏观与微观的结合、是规划与实际的结合。他不愿意叫“景观”,主要是因为如果是想解决围绕着建筑的周边事物,建筑系、规划系就能够解决。为什么要设立“景观”系?之所以成立这门专业,就是要研究建筑系和规划系解决不了的问题。有一部分人觉得应该叫作“景观建筑学”,这个名字是从英文直译过来的,对于这个名字,我一直都不满意。这个名字就是外国人也觉得不太合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主要是因为国外做这一领域设计、规划工作的人都是建筑师,为了把景观建筑师区别于建筑师,只好在建筑师的前面加了景观两个字,所以,他们不是先有景观建筑学,而是先有景观建筑师。可实际上,景观与建筑经常是对立的,一个是阴,一个是阳。可是由于叫了很长时间,已经约定俗成了,再改起来比较麻烦,因此就只能继续这么叫了。我不同意这门学科叫“景观设计”,因为这是个很微观的概念,实际上我们在区域统筹、在大地规划方面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需要迫切解决的,决不能不强调规划。我可以接受“风景园林”,因为我觉得这个名称是约定俗成的。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园林局和园林学会,如果改名会很麻烦。同时,也有些人提出叫“景观学”,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景观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在社会上,容易被广大的学生和家长所接受、认可。

俞孔坚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

  为什么叫景观设计,是基于对学科的理解,基于危机感,危机意识是创新的基础。当前,中国景观存在两大危机,第一是人地关系危机,整个国土资源处于生态危机的边缘,处于严重破碎的状态。我们的大地是一个流血的土地,绿色没有了,现在的北京城已经完全被白色的水泥铺装覆盖。第二是哭泣的母亲河,以前的河流很美,现在面目全非。城市景观建设问题严重,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紧迫的人才需求。中国景观设计师服务的人口是美国的50倍,所以,我国奇缺设计专业的人才,同时呼唤教育的改革与创新。当前,传统学科面临现代化的挑战,比如专业设置、课程设置、教材陈旧,教师素质不高,教学软件欠缺等等问题束缚行业发展,所以与国际接轨是惟一的出路。目前,中国还没有一所院校能够包含完整的学科体系。美国有75所大学专门设置景观设计专业,全世界120所大学有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专业,我们连教育部认可的学科体系都没有,相比之下是非常落后的。

学科方向:继承、发展、创新

孟兆祯  工程院院士、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

  风景园林学科往哪里发展呢?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一定要适应大自然的变化,因为大自然的气候在不断变化,每个地方都有不利于风景园林专业的自然因素,这给我们这个学科带来了许多困难;二、一定要适应社会的变化,适应多专业学科交叉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完善自身学科的理论,使其在社会生产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由此可见,社会生产与自然环境的协调是重中之重。

何济钦  《中国园林》副主编

  中国经典的文人写意山水园是世人理想的天堂,在世界独树一帜,是人类理想生活的高层次追求,其理念在世界历史文化艺术领域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我国传统文化生态观就有自然本体意识、生态伦理意识、生态经济意识、自然环境管理意识等等。人的需求与行为是造园的核心,所以说审美理论是专业的第一理论。

  现代风景园林学科是以生态环境系统工程为基础的综合性边缘学科,是建立在20多门学科基础上的,已经形成了一门独立的、综合性很强的应用性学科。以现代生物、生态学科为其统帅学科发展的基础理论体系,指导学科发展方向,保持学科发展的原动力。景观生态学作为设计规划重要理论基础,以促进科学理论、方法和技术的发展。

  风景园林学的目标是为人类创造和谐的健康家园的生活空间,再次明确提出了生态文化的重要性。现代园林师的任务已经从私园到公园走向地球家园的领域,不同时期的园林决定经济活力,因此,市场需求和生产实践是学科的生命力的源泉。小康社会关注在人居环境中构建和谐社区、成熟社区将成为我们这个行业的热点,户外游憩将是景观设计的核心地位。今后的趋势是,大城市、大公园再次成为现代化城市的标志。现代风景园林师开始运用集成规划设计方法,多项技术综合起来,多学科协调作战。

陈有民  《中国园林》主编

  法国的园林行业在一段时期也曾经有几个竞争对手,首先是来自于建筑界的,其次是与园艺行业的竞争,对园林行业的人才造成了威胁,这种状况同我国有些类似。所以,园林学科怎样发展,怎么培养人才,具备什么素质,是值得思考的。理想的状态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人才要比前辈能力强,综合能力强,懂建筑、美术、营造、园艺,使技艺更炉火纯青。对于园林专业,施工、设计、管理牵涉到可持续发展,培养人才这三个方面都要有,基本功要扎实。  

李嘉乐  北京市园林局原总工

  我国在上世纪50年代,专门设立了园林专业,这是因为中国拥有一个特殊的体系,强调自然风景与人结合一个大的体系。从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就已经形成一个艺术的再造和自然景观相结合的完整体系,强调植物和自然风景的重要。其中既有艺术,又有自然风光的精华,还有一些珍贵的植物材料。而西方属于建筑体系,以建筑为主,添加一些植物,构成一个整体。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我们这门学科,既涉及到城市规划,也涉及到建筑,还涉及到农业、植物和景观等方面的知识。

王向荣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副院长

  历史在发展,学科也在发展,今天,中国、西亚、欧洲三个园林体系厚;后两个已经逐渐被范围更广泛的体系代替了。所以说,中国目前存在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风景园林与建筑师、艺术家、生物学等等的关系要重新看待。

  欧洲有很长的园林历史,发展很平和,没有大的争论。英国园林与农业发生着紧密的联系,到了工业社会,过去的园林形式不适合社会的发展,逐渐分支,农业院校保留了园林专业,成为主流,与中国很相像,中国是与建筑学、规划专业联系紧密了。同样,中国也不可能因为面临很大问题,就产生一个新的学科,原来的学科也不可能到现在就戛然而止,应该是一个逐渐演变、发展的过程。原来学科的基础全是延续下来的。

贾建中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园林所所长

  首先,风景园林学科应该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很多行业的人都在为该学科的发展做着贡献。当前,我们不应该从很窄的角度上讲风景园林只是传统园林,它已经发展得更宽泛了。我认为现在的风景园林学发展与老传统是一脉相承的,传承不是一件难事。我们也应该鼓励风景园林学科的探索、鼓励学科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从园林的起源到现在的城市园林、从私家园林到公共园林、从小的公共园林到大的公共园林、从庭院到大地景观等等的设计和建设都是历史赋予园林学科的责任,应该是与其他专业共同完成的。园林学科应该与其他学科相互借鉴、相互支撑、协调发展、共同繁荣。传统园林早已经把规划、生活、游憩和人居环境等发挥到了极至,达到了一个“天堂”的水平。现在我们的形势是把园林从一个园子放到城市当中,园林学科如何扩展是需要探讨的。

  我们的学科发展迫切需要得到建设部人事教育司的支持,这对行业的发展应该有很大的作用。加紧建立注册风景园林师制度是必要的。

杨锐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副主任

  我觉得怎样才能更好地发展我们这个学科,关键是处理好三个关系。

  一、处理好古和今的关系。我国的古典园林是我们巨大的财产,如果把它们丢掉的话,我们就损失了几千年的宝贵的历史文化。无论我们的学科最终如何命名,这个学科最终如何发展,我国的古典园林,包括我们自然美学的哲学是我们的根,这是绝不能丢的,我们要在根的基础上求发展,真正做到“古为今用”。可是,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我们的这些古典园林在营造时,一般都是为当时少数人服务的,而现在的风景园林是要为公众服务的。因此,现在的关键就是我们如何把古典园林的这些宝贵的技法、要素加以处理,使其能够为公众服务。可见,我们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

  二、处理好中与外的关系。从19世纪后半叶开始,西方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相对完善的学科体系,而我们在这段时间恰恰是由于各种原因,停滞不前。这一点,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将这种现代的、先进的为大多数人、为公众服务的理论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用于我国的实践和问题中去,使其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三、处理好学科与社会的关系。这就需要我们这些专家不断在社会上向公众宣传我们这个学科的重要性的同时,不断去研究在社会发展中、经济发展中的大问题。我们这个学科的发展到底是应该在“象牙塔”中发展,还是把它放在社会实践中去发展,这是决定我们这个学科能够得到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

学科理论:中学西学为今所用

刘家麒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原副总工

  改革开放以来,国外风景园林的信息传入大量增加,这是好事。但是对外国的理论要有所分析,选择适合我国国情的,为我所用。现在有一种倾向,凡是外国的,不分精华还是垃圾都当好东西引进来,一提中国的就是过时的小农经济的产物。我们既不故步自封,也不崇洋媚外。中国的园林与欧洲、西亚园林被称为世界园林三大系统,有自己的特色,有它存在和发展的土壤。我们今天发展中国的风景园林,要在民族的、历史的基础上发展,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不要断割断历史,对历史全盘否定。我国风景园林的传统理论也要经过一番整理,筛选和发展适合当今社会的理论。我国园林和欧洲园林的发展途径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建筑的延伸,讲究规整有序,人工化;而我国园林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指导思想是天人合一,人与天调,这些理论是永不过时的。其他如风景园林的宗旨、哲理、方法论、艺术理论、功能、学科范围、技术等方面都要研究,推陈出新。

王磐岩  城市建设研究院副院长

  社会的关注多了才会引发这么多的讨论。行业必须要发展的,任何一个专业、事物如果停滞了,说明生存的价值就没了。园林一定要适合现在的社会,适合整体的发展,行业必须要拓展。对于自身的东西一定要保留下来,也就是常说的,“民族的东西才是世界的”。如果连自己的根都没了,存在的价值也就没了。

孟兆祯  工程院院士、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

  东西方在文化上是有非常大的差别的。西方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因为它是以理科为基础的,注重理性分析,他们的一切美都符合数字规律。而我们东方则不一样,我们强调人与自然的协调,希望把自然的环境与人的文化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提倡天人合一的理念。因此,西方拥有先进的现代技术,东方则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东学西鉴是一个客观事实。我们要发展我们的学科就必须在传统的基础上继承、发展、创新。教学应该实事求是,在客观上,根据社会的需要,继续深入的研究传统,现在我们研究的还不够,要知道那不是包袱,而是宝库。而且,我们要建设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风景园林学科教育体系,因为我国自己的文化博大精深,具有自己的特色。现在的学生要好好学习一下中国的传统文化,做到知识的最大积累,做到“文理交融”。

孙凤岐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园林研究所所长

  我们古老的东西要保留,新的东西要更好地规划、研究。中国传统园林讲究营造,非常有自己的特色,但是在当前的一些评审中,却要外国人教我们怎么种树,我们本来在这个方面是很有优势的,却让外国人来指手画脚。我们园林行业的人员应该有骨气保留住自己的特色,当年梁思诚在国外学习了那么多年,回来后还拼命搞老祖宗的东西,是为了什么呢?传统的、民族的、地方的才是有希望的。


                 
主办: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71860号
地址:三里河路13号建筑文化中心C座6001室  电话:010-88084198  传真:010-88082100  电子信箱:chsla@vip.sina.com